我担心河南的结婚率还要降

发布时间:2022年09月26日 来源: 功夫财经ID:gh_f2133801297e 作者:凤来仪 浏览量:47

中国不少地方,可谓苦彩礼久矣。

彩礼这个东西,背后实际上也是经济规律在起作用,人为的力量硬扭,未必有什么好结果。

为什么古人说清官难断家务,就因为这种私域的事,压根不该由官府力量出面,出面也是吃力不讨好。

看新闻说河南为了移风易俗,要搞婚俗改革,目标直指“零彩礼”。

主要措施有:

为治理天价彩礼等婚嫁陋习,以案说法,加大对天价彩礼、大操大办等婚嫁陋习危害的宣传力度,营造社会氛围;

简化、创新婚礼形式,以简约适度、“零彩礼”、集体婚礼等形式引领时代风尚;

把抵制高价彩礼、铺张浪费等纳入村规民约、居民公约,对彩礼的标准、婚宴的标准、随礼标准、参加人数等做出规定。

中国不少地方,可谓苦彩礼久矣。

图片

河南一些地区特别是农村地区,彩礼攀比之风愈演愈烈,男方除了需要在城里买房外,一般还要给女方家庭送二三十万元的彩礼,在河南商丘、驻马店、周口、漯河等地区,彩礼甚至高达四五十万元,高价彩礼令不少家庭生活陷入拮据,一旦婚约解除,极易产生纠纷,引发社会矛盾。

不仅河南,很多省份的县城和乡镇,彩礼也是悬在当地男青年家庭头上的一把刀。

以山东农村为例,从2011年~2015年这5年数据来看,彩礼的礼金已经从10001元涨到88000元,增长了8倍,而同时期农民的年收入仅从7119元增长到10436元,只增长了1.5倍。

而且为了给儿子准备婚房、汽车等必备品,总计花销在70万元左右,是之前的几十倍。

02

甚至在某些地方,随着时间的推移,彩礼还有不同的说法:

2010年:一万一(万里挑一)

2011年:三万一千八(三家一起发)

2012年:四万八(四平八稳)

2013年:六万八(顺发)

2014年:八万八(发发发)

2015年:十万(十全十美)

2016年:三斤三两(约合人民币13.6-14.3万)

2020年:一动不动(车+房子)

这么大的经济利益,引发的纠纷自然也很多。

比如这样的纠纷:

9月10日,河南商丘一则“小伙被骗18万彩礼,开车拉横幅寻人”的视频在网上快速传播。

一名身穿白色T恤的小伙子开着一辆贴着横幅的车,在村子里来回转悠,车上的喇叭循环播放一句话:“希望广大的男性同胞们过年相亲的时候,一定要擦亮眼睛,三思而后行,以防上当受骗。”

图片

小伙子称,当初父母催着他早点结婚,他通过相亲认识了张某,二人在交往过程中感情较好,很快就举办了订婚仪式,并按照当地习俗给了对方18万元的彩礼钱,但张某收到彩礼后,态度发生转变,不再和他见面。

他要求对方归还彩礼未果,提起诉讼,法院判决张某归还彩礼,但她却拒不执行。

这种玩法,确实有诈骗之嫌,小伙子急了,用视频来讨钱也在清理之中。

高彩礼确实有必要“移风易俗”,但是我们也必须看到,彩礼这个东西,背后实际上也是经济规律在起作用,人为的力量硬扭,未必有什么好结果。

03

什么经济规律呢?供求关系。

即使要搞移风易俗的人,也知道这个道理。这是因为,这些地区的男女比例,早就失调到了一个让你难以置信的地步。

前阵子大热的电影《隐入尘烟》里的情节,在现实中压根不可能发生。

别说一个会遗尿的女人,就算是个残疾,在农村也不是你想娶就能娶的,马有铁那样的,压根轮不到。现实中的马有铁,绝对是打一辈子光棍的命。

图片

有专家也说,从在农村调研的情况来看,读完了书又还没有结婚的,20岁上下的年轻女性,基本上都愿意去大城市。所以农村女青年留不住。

另一方面,未婚的男青年也不在农村了。年轻的或者潜在的未婚群体,大部分都在城市里打工。

所谓的“老实人光棍”,是指那些留在农村性格比较内向、不太愿意去接触外界的单身汉。

去大城市的农村女青年,在大城市找一个配偶不算太难,因为大城市姑娘不愿意下嫁,城市里也有一大批单身男青年;而农村男青年则运气就没那么好了,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只能回家娶妻,这就是所谓的结构性矛盾。

而且,你不能不考虑这些缺女孩子的地方,本身就是重男轻女比较严重的地方。看看下边这张图,这类地方是不是彩礼要的比较多的地方?

图片

04

彩礼,恰好是填补这种结构性矛盾的中间体。

越穷的地方越容易重男轻女,越重男轻女的地方,男女比例就越失调,越缺女孩子。越缺女孩子的地方彩礼越高,某种程度上来说,高彩礼有平衡男女不均衡的作用。

而用行政干预的手段,显然是很难解决彩礼问题吗的。

因为行政手段干预彩礼,从经济学的角度看等于用价格管制的手段来阻止价格上涨。从历史和实践角度看,这样做没有成功先例。

因为自由环境下价格是供求关系的反映,而不是行政干预所能决定的,价格干预并不改变供求关系本身,而仅仅改变了统计层面的价格数据而已。

干预之下的价格,必然是失真的价格,不但不会引导和激发供给的有效增加,反而因为管制和干预造成的对价格的人为压低而会引发供给的减少。

用大白话说,就是对彩礼的干预,会导致本来想把女孩叫回家结婚的女方家长改变主意,既然叫回来结婚也收不到彩礼,为什么不让她们自己在城里打工为家里挣钱呢?

你再怎么管彩礼,也没法增加姑娘的数量吧,就算行政力量能强制分配婚姻,也照样有大量男青年娶不到老婆。

而且强制分配老婆后,那些本来因为自己没钱娶不到老婆的男青年,可就要怪你为什么不给他们分了。

为什么古人说清官难断家务,就因为这种私域的事,压根不该由官府力量出面,出面也是吃力不讨好。

2021年河南省的结婚人数,是中国各省份中最多的,达到了59.1万对,但这个数据比2020年的62.54万对,2019年的76.39万对减少了不少,我很担心的是严控彩礼真的在河南各城镇铺开,今后结婚的人就更少了。

彩礼问题,绝对不仅仅是彩礼问题,而是社会系统性问题,社会系统性问题解决的时间,一般是以十年、几十年为单位的,想通过行政干预彩礼的手段来解决彩礼问题,恐怕只能南辕北辙了。

当然,现在很多地方做事追求“一万年太久,只争朝夕”,我虽乐见其成,也知道这是缘木求鱼,恐怕初衷和结果,会南辕北辙。

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 功夫财经ID:gh_f2133801297e客户端,不代表超天才网的观点和立场。文章及图片来源网络,版权归作者所有,如有投诉请联系删除。

0 0 0
有话要说  人讨论    47 人阅读
发表

游客

这位投稿者太神秘了,什么都没留下~

超天才网©2017 www.supergenius.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9005826号 京ICP证130304号

联系我们| 加入我们| 法律声明| 关于我们| 评论互动

超天才网©2013-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9005826号 京ICP证130304号

关注我们: